瑰麗人生 之二
瑰麗人生 之二
◎幻滅
「你說謊!」郭教授怒氣沖沖的指著常德大聲罵出。
常德低下頭,所有教師都疑惑的看著常德。
「我看到煙,也聽到小孩子的嘻笑聲。」常德對著郭教授誠懇的說。
「我問過孩子,他們說沒有玩火,他們不會說謊的。」郭教授聲音帶著怒氣。
「那也許我看錯了,十分對不起。」常德低下頭低聲的說著。
「最好是,不要隨便誣衊我的孩子。」郭教授仍然心不平的說。
沒想到這件事情鬧到院長那裏,郭教授也在教師研討會時,嚴厲指責常德說謊。常德無奈的承認自己也許看錯,但他只是好心提醒郭教授,要他注意孩子,不要玩火。
但是在這個宗教的學院,說謊是一大不可饒恕的罪刑,是會被貶入地獄的。常德雖然辯白,只是好意提醒。但對郭教授來說,卻是嚴重的指控,認為常德在說謊,傷害她孩子的清白。
走過樟樹步道,夕陽灑落餘輝,把常德和樹影,拖的橫長。走在樹影和夕陽的光影下,常德滿心錯亂、自責。
「明明有看到啊?」常德十分悲傷和難過,慢慢走過樹林,返回學校旁邊的三合院。常德忽然回頭,在望一眼郭教授的家。一縷黑煙,緩緩從郭教授的庭院生起------。
常德停下腳步,仔細觀看,忽然耳邊也響起孩子嬉鬧的聲音。再定神注視,黑煙不見了,小孩子的嘻笑聲也聽不到,常德突然覺得眼前一片空白。
「這底是怎麼了?」常德疑惑的凝視著郭教授的宿舍,喃喃自語。
回到家,常德的太太問他:「教師會開得如何?」常德沒有回答,逕自往自己的書房走過去。太太也許覺得他累了,泡了一杯茶,放在他桌上,也沒再問什麼。只是她覺得常德最近精神恍惚,常常一個人坐在書桌前沉思。
「也許之前的挫敗,讓他受到太大打擊了吧?」太太繼續做他的女工,用串珠編織一幅窗簾。常太太很喜歡做一些編織針線之類的東西,她想把這個家佈置得漂亮一點。
「爸!我們回來了。」二個讀三、四年級的兒子,一回到家,把書包一放,向常德說了一聲,兄弟兩人就跑到院子裡,和小狗玩了。常德回頭看了一下,對他們點點頭,又繼續他的沉思。
吃晚飯時,孩子搶著說今天學校發生的事,其實就在自己學校讀書,但他們仍然有說不完的趣事。
「晉德和晉惠說他們沒有玩火耶。」老大對著常德說。
「嗯,爸知道了,他媽媽有說。」常德無心的回了一句。
「小朋友不可以玩火喔!」郭太太對兩兄弟說。
「知道,玩火很危險的。」弟弟搶著說。
吃完飯,兩兄弟就回到房間。家裡沒有電視,孩子也不會吵吵著要看電,吃完飯就自己到房間看書、玩玩具。常德和太太一起坐在客廳,聽新聞廣播。常太太有些憂心,以前開朗多話的先生,最近卻變得沉默寡言,很少再和她提起辦學的事,常常一個人坐在書桌前發呆。
陳清枝 寫於 2010.10.8下湖宜蘭森小
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Mild Cleansing

umbmvtcdiudo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